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山西爆炸事故续项目部发钱封口遣返知情民工

2018-12-03 15:10:13

山西爆炸事故续:项目部发钱封口 遣返知情民工

事故瞒报在山西已不再是什么,常见于过去小煤窑时代此起彼伏的煤矿事故。煤炭大县蒲县,前些年爆炸事件就经常发生。2012年12月25日的一声爆炸,蒲县再次吸引了各方关注。不同的是,这次发生爆炸的企业规模大、层次高,是中铁隧道集团。用山西代省长李小鹏的话说,是个堂堂的国有企业。但事故发生后该企业做的也是上不了台面的事情瞒报。  但友的举报揭开了中铁隧道集团事故瞒报的面纱,初步结果是8死5伤。据了解,中铁隧道集团二处六标段项目部有关人员为了瞒报事故,把死者和部分伤员运到外省,分散住院。虽然该集团下属4人被刑拘,但依然灭不了民愤之火,人们质疑之目光直击集团高层。  爆炸已发生  记载却显示“一切正常”  1月4日,距离蒲县“1225”爆炸事故发生整整10天,当日位于蒲县的二处六标段项目部吕梁山隧道1号斜井口山坡上,依然还有些许积雪。见驱车而至,1号斜井口值班室走出一个妇女,也没有多问几句,又回到值班室。  首先看到的是一号斜井道状门上的宣传标语:“预防为主,安全”。  在一号斜井第二道斜井状门的井口有:“质量在我手中,安全在我心中”、“安全置于脑后,事故就在眼前”、“人人关注安全、个个关爱生命”的警示标语。  事实上,这些无论是铁制的还是喷绘的警示语,都成了应付上级部门领导检查的口号。  在值班室里,3名四川口音的民工正在打扑克。值班室里有两大箱子豪华型安全帽,共90个,红、黄各占一半。值班人员介绍,这是开现场会时专门供领导用的。随行者问怎么这么新?值班人员回答:“你总不能让领导戴旧安全帽、黑安全帽吧!”  值班室墙上的四五个登记簿只有表皮没有里子。一本《领导带班登记簿》记载显示:  “(2012年)12月24日18时25分至7时58分,人员、设备正常;加强拱背;加强响(放)炮时安全管理。”  “12月25日7时58分至18时25分,1队左右线设备、人员正常;右线挖机正在修理。”  虽然12月25日下午3点左右爆炸发生,但该登记簿上依然这样登记:  “12月26日7时58分至18时25分,各工序正常;响炮前人员的避炮正常。”  12月27日18时25分至7时58分,人员、设备正常;加强响炮时人员的安全问题;加强响(放)炮后拱顶工作。  “12月28日7时58分至18时25分,加强火工品管理;加强喷浆质量。”    在上述时间,《领导带班登记簿》第三栏中“其他工作情况”后边签的都是“无”。  上述交接班人是马正荣和冉中波互相轮换。  “1225”爆炸事故发生后,二处六标段的登记簿却显示“一切正常”,但终究纸包不住火,事故瞒报,搞得中铁隧道集团名声扫地。2013年1月1日,该公司总经理张继奎在1号斜井现场工作会上鞠躬道歉,集团二处4人被刑拘。  了解到,爆炸发生后,当地公安部门的态度也令人生疑。  据群众反映,“1225”爆炸事故发生后,工人家属们及时报了蒲县110指挥中心,距离该工地近的曹村派出所民警约半小时后才赶到事发现场的井口,简单了解了一下情况,公司的人说没事,民警就匆匆地离开了。  也有媒体报道称,“爆炸后警察就过来了,后来说没事就走了”。  派出所民警去了爆炸现场为何匆匆走人,也不向有关部门上报事故?  当地有群众分析,中铁隧道集团二处六标段项目部进驻曹村后,涉及征地、施工和占用当地土地的问题,也遭到村民的干预甚至阻止。为此,二处六标段项目部自然离不开当地派出所的关照。只有派出所干预,才能阻止村民的“闹事”。两年的相处,项目部和派出所自然成了朋友。朋友出事,派出所也“理解”,不能添乱。所以,才出现了不调查、不上报、不作为、不接受媒体采访的一系列反应。  项目部出了多少封口费  “当时爆炸发生后,家属们都去了吕梁山隧道1号斜井口,她们都望眼欲穿地盼望自己的丈夫平安地出来,但她们都失望了,好多人都哭了。有个湖南娄底的妇女报警了,此后又有好多人报警。过了半小时派出所的民警来了,但没呆多长时间就走了。”来自四川广元的一位工人告诉法治周末。  据报道,一位死者家属刘某说,爆炸发生后,他于下午3时到达现场,“当时没有人进去救人,我哭着央求他们半天,才有4个人进去救人,半个小时救出3人。”他说,当时进入隧道救人的工作人员没有佩戴任何自救设备,只在嘴上捂了一条湿毛巾,“周围根本没有氧气面罩、探照灯这些设备”。  “我们是25日下午6点多接到了救助,晚上8点赶到现场,当时施工方并未让我们救治从隧道中救出的伤员。我们只是救治了两名在救人时吸入尘埃物的工作人员。晚上12点的时候,施工方告诉我们急救结束,并要求我们将两具尸体拉至霍州殡仪馆。”当晚参与救治的某救护中心负责人告诉。据其介绍,当时现场至少聚集了五六辆来自不同地区的救护车。  当天晚上,项目部就遣散了部分农民工,尤其是知道真相的那些人,项目部还给了些钱,让他们回家,一位知情工人向法治周末透露。  据中央电视台和《财经报》报道,“1225”事故发生后项目部曾经偷偷转移尸体到河南等地。蒲县乔家湾乡木坪村一村民说:出了事后,知情的工人们,被公司(和项目部有关的公司)都打发走了,人都是半夜里走的,伤员被大巴车拉走了,一个工人给了两万块钱全拉走了,没受伤的都给了钱,都让走了。村民说钱是公司给的。  他们不仅封看客、知情工人的口,还以重金封死者家属的口。村民说,当地有一名死者,项目部给家属80多万元就处理了。  为了达到封口的目的,项目部把死者和部分伤者分别拉到360公里外的河南省的殡仪馆和医院进行火化和救治。  接诊记录显示,蒲县人民医院2012年12月24日和26日都有急诊病人,而25日却是空白。人们不禁要问:拥有10余万人口的蒲县,25日没有一个人在该医院急诊处就诊,正常吗?如果不正常,是谁做了手脚?  在临汾市尧都区人民医院五官科救治的农民工唐福,开始还接受媒体的采访,但1月5日上午法治周末来到该医院住院部采访时,情况却发生了变化。问值班护士唐福在不在该科室,她让去院办请示领导。她说:“你不要难为我!”  而离开该科时,正好看到501病房走出两个操四川口音的妇女,里面有个一只眼睛打有绷带的男病人正在打,也是四川口音。该病房的陪护女子问明身份后,两人都拒绝了的采访,让去调查组了解情况。其老乡说,他肯定是按当地官员的吩咐说话。  当日,距离吕梁山隧道1号斜井几百米的1号井工人生活区,190余间彩钢房,有70%的房子都成了空的,工人们因为出事在睡懒觉或打扑克。6日晚,有工人告诉,他们也被要求回家。一个工人给法治周末发了这样一条短信:“有缘,为我们伸冤,我明天就回家了,谢谢你们!”  被拘4人是“替罪羊”?  2012年12月31日下午,山西省安全生产委员会办公室发言人刘德政说,“1225”事故是一起典型的瞒报事实真相的事故,性质极其恶劣。  2013年1月1日,代省长李小鹏表示:“对严重瞒报事故感到十分愤慨,对央企发生事故瞒报感到震惊。”当日,李小鹏在发生事故的1号斜井前召开现场会,向死难农民工致哀。  山西官方披露的人是六标段项目部经理黄怀刚、六标段项目部第六分部经理宋海涛、党委书记杨美东和总工程师王秋林。4人在事故发生后蓄意瞒报事故,涉嫌不报、谎报安全事故罪。以上4人已被刑事拘留。  他们4人为何要进行事故瞒报?他们有那么大的能量吗?伤者为何送到几家医院治疗?是不是在做集团公司的替罪羊?这是好多友和媒体对上述4人的质疑。  4日下午,山西省政府办“1225”事故第二次媒体通气会上,临汾警方说:当公安机关接到报警出警的时候,宋某、杨某等人拒不向出警民警提供真实情况,为了隐瞒事故的真相,宋某等人决定将8具遇难尸体转移到事发地以外的殡仪馆火化处理,将5名受伤人员送到其他市县医院进行救治。2012年12月26日的时候,宋某向6标项目部经理黄某汇报了此事,黄某没有按照职责规定向上级报告事故。  宋某和王某等人是什么职务?他们分别是:二处六标段项目部经理、六标段项目部第六分部经理、党委书记和总工。论职位和级别,充其量就是一个标段的“包工头”。他们要把遗体转移到外地去火化,把伤员转移到外地去进行治疗,而且都是360公里远的地方,没有上级领导的支持,仅凭他们的身份、职权、能力,很难完成伤员住院、交押金、送死者到殡仪馆火化、开死亡证明、开单位证明等一系列的事情。  群众说的每人两万元的“封口费”以及死者的巨额赔偿款从何而来?上述4个人真有这样的能量吗? 2008年9月8日,山西省襄汾县新塔矿业有限公司尾矿库发生特别重大溃坝事故,共造成276人死亡。事故发生后,有51人被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62人受到党纪政纪处理,时任省长的孟学农引咎辞职。对此,有多少官员如今还铭记着?

樱桃苗
捕鱼电玩城
柱状活性炭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