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时尚

西风瘦马见鬼了鬼面新娘同题征文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3:12:1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很久很久以前,大陆板块由天时国、地利国、人和国三分天下。而天时国当今皇帝软弱,致使天时国暗流云涌,时局动荡。  八月十五这天早晨,朝阳初升,万里无云。今日是天时国举国欢庆的大喜之日,天时国的两位皇子同时娶妻,娶的分别是天和国古将军之嫡女古若欣和庶女古若惜。  天时国当今圣上天褚云只有两位皇子。大皇子天逸宸今年二十二岁,如今封为宸王,居住在宫外城东的宸王府,乃前皇后郑氏莲心之子。原本他在出生之后便被皇帝立为太子,不料前皇后薨世当日,八岁的他因为摔了一跤后变成了痴傻皇子,长大后只能被封为宸王,后被传为傻王。  二皇子天逸琼比天逸宸小三岁,封为琼王,如今住在城西的琼王府,乃现皇后郑氏莲玉之子。莲玉本是莲心庶妹,比莲心晚三年入宫,姐妹俩乃天和国老丞相郑世君之女。在莲心去世次年,莲玉便在大臣的举荐下,登上了皇后的宝座。此人善于心计,很会笼络人心。  天时国大将军古瑞东有两女一子。十八岁的嫡女古若欣是名动天时国的才女,兼美女,她和八岁的古若宇均是古瑞东的发妻沈淑芳所出,沈淑芳乃郑丞相的侄女,郑丞相是沈淑芳的强大后盾,因此,将军府由始至终都只有她一个女主人。  庶女古若惜今年十七岁,相传是一来历不明的女子和古瑞东的私生女,该女子是被古瑞东从外面带回将军府的女子,在还没有定下名分之时,诞下古若惜后便不知所踪。古若惜也是名动天时国的女子,只不过她与古若欣截然相反,为天时国丑女。只因她有一半的脸呈紫色蝴蝶型的胎记,凡是见到她真面目的人,无不被吓得大喊见鬼。  上个月,皇帝一道圣旨传来将军府,要求将军府的两位小姐分别婚配两位皇子,婚配人选为大皇子娶大小姐,二皇子娶二小姐。  绿柳成荫,微风轻拂;小桥流水,碧影潺潺。青砖铺就的小路上走来一位身穿大红嫁衣,头戴金冠,画着精致妆容的艳丽女子,此人正是古若欣。只见她青丝盘起,凤冠加顶,身材高挑,皮肤细嫩,一张精致的鹅蛋脸上,眉如远黛,眸光妖媚,翘鼻小巧,红艳的嘴唇丰满有型。她仪态万千地在前面走着,她的身后跟着三名贴身丫环,两名身穿绿衣的小丫环正为她拉着拖出很长的裙摆,一名身穿紫衣的大丫环紧紧地跟在她的身后。  主仆四人大摇大摆地走过小桥,来到若惜阁的门口。那位大丫环一把推开虚掩的房门,根本就不把房间的主人放在眼里。  古色古香的家具,将若惜阁装饰得典雅简单。铜镜前,一位身材偏瘦的女子,穿着大红嫁衣挺直而坐。  丫环翠儿正为她画着妆容。厚厚的粉底擦在脸上,不但掩盖不了她那恐怖的蝴蝶胎记,还使得她的整张脸显得阴森森的。她干脆拿出手帕,将粉底用力擦掉,保持原来的模样。  她原本打算此生不嫁,不成想到皇帝居然会赐婚,婚配之人居然还是被传为文武双全、玉树临风的二皇子琼王。她可以预料到这样的自己,未来是不会得到琼王的宠爱,她已经做好了双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做静心人的决定,她嫁给琼王无非就是服从圣意而已。  她的奶娘许妈正为她梳着一头滑顺的长发,口中念念有词:“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再梳梳到尾,举案又齐眉;二梳梳到尾,比翼共双飞;三梳梳到尾,永结同心配;有头又有尾,此生共富贵。”她听着奶娘的话语,知道奶娘此刻的期望,然而,她只能付诸凄楚一笑。  当她们听到门应声而开后,便同时转身看向来人。许妈和房中仅有的一个丫环翠儿,立马挡在自家小姐身前,双眼警惕地盯着古若欣等人。  坐在铜镜前的女子双手托着嫁衣缓缓起身,伸手将挡在自家面前的两人轻轻地推开,向她们摇了摇头,微微一笑,示意她们不用担心。她们这才退至一边,忧心忡忡地站着。  红衣女子向来者微微俯身,软声细语道:“若惜给姐姐请安,不知姐姐此时找若惜所为何事?”  古若欣看着古若惜那恐怖的面容,得意地笑道:“不为何事,姐姐今日来找妹妹,就是特意来恭喜妹妹的,恭喜妹妹嫁个如意郎君,你的傻王爷一定会给你幸福的。哈哈哈……”说完,血红的嘴唇张口大笑,完全没有了大家闺秀的形象。  古若惜大惊:“若惜婚配之人乃琼王爷,姐姐何出此言?”  古若欣露出鄙夷之色,冷笑道:“就凭你这天下丑女的美名,也能配我潇洒睿智的琼哥哥?哼,你别做白日梦了,那个昏君简直就是眼睛瞎了才会这样下圣旨。我告诉你,琼王妃于我那才是实至名归,你休想取代我的位置,你有自知之明,乖乖地到我的房间等待傻王来娶你吧。”  古若惜还没说话,一直没有言语的许妈便忍不住上前理论:“大小姐,您不能这么残忍。您已经占有了该二小姐所得的才女之名,您不能连她的夫婿都抢啊……”她可是听说傻王从小就是个傻子,因为触怒了皇上自幼被赶出皇宫,以王爷的身份被关在宸王府。还听说宸王府时常传出凄厉的哭喊声,众人猜测一定是傻王打杀奴才所致,若是小姐进入那个狼窝,还不知道又会受什么折磨。  古若欣不等许妈话说完,便上去就是一巴掌:“放肆,你这个下贱的东西,也敢来教训我,我看你是活腻了。”她这一巴掌把许妈打得摔倒在地、嘴角流出血丝,可见她出手之很。  古若惜拦住从地上爬起还要上前理论的许妈,对她摇了摇头,示意许妈稍安毋躁。她端详了古若惜片刻,才淡定地说:“姐姐如此,莫非想为将军府招来抗旨不尊的大罪吗?”  古若欣道:“到时候我们一起上轿便是,是花轿抬错了人,将军府何罪之有?”  古若惜还想理论,古若欣便不耐烦地警告道:“少废话,你乖乖按我说的去做,否则,别怪我手下无情。”说着,眼睛看向许妈和古若惜身后的丫环。  这下古若惜不敢再言语了,她只能乖乖地领着许妈和翠儿离开若惜阁,向若欣阁而去。以前她但凡对古若欣稍有不从,古若欣便恶毒地惩治她的奶娘和奶娘的女儿翠儿。翠儿比她大半岁,自从这娘俩来到将军府,因为她受了很多罪,她不能再让她们因为自己再受伤害。她边走边交待身边的两人:“许妈、翠儿,等下你们都莫要生事。如今若能嫁给傻王,不必面对日后的妻妾之争,也未尝不是好事,只要我们三人能在一起,安稳地度过后半辈子,我就别无他求了。”  许妈和翠儿感动地齐声道:“是,小姐。”许妈虽然这样答应,可心里还是很为古若惜担忧。她虽不是自己的孩子,可她是自己一手带大的,感情早就情同母女。  古若欣在古若惜离开后,便在铜镜前坐了下来,她看着铜镜中美丽的自己,从袖中拿出喜帕交给自己的大丫环,那聪明名伶俐的丫环立马将喜帕盖在古若欣的头上,如此这般,除了她们几人,便无人能认出喜帕之下到底何人了。   两位王爷各自在吹吹打打的热闹氛围中,由城内的东西两边分别向将军府进发。当初琼王得知自己要娶的是那个鬼面女时,很是不甘,为了自己能和相爱已久的人在一起,便暗中和古若欣商量好了调包之计。如今他身穿喜服,胸前系着大红花,神气地坐在高头大马上,正满心欢喜地前进着。  傻王听说自己要娶新娘了,心里乐翻了天。他可是听到奴才们常说娶新娘是如何得好玩儿,他一大早起来便嚷嚷着穿好了喜服,要准备出发去娶新娘,好在有管家老马的操持,才没有出乱子。此时他正骑在高头大马上,走在娶亲队伍的前面,口中念念有词:“娶新娘,进洞房,新娘抱抱睡得香;娶新娘,进洞房,来年娃娃肩上扛……”  古若惜领着许妈和翠儿来到若欣阁门口,许妈连忙上前将门打开,古若惜便走了进去。  古若惜刚走进若欣阁,便吓得愣住了。原来古瑞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里面了,此时他正将双手背于身后,正对着墙上挂着的一幅山水画端详着。  古若惜已经走了进来,知道退出去已不可能了。她不知这个鲜少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爹爹此时怎会猛然出现,在她的记忆里,她对这个父亲非常生疏,她多么渴望父爱,可他却从来没有正眼瞧过她。她深呼吸一次后,忐忑不安地走上前去,俯身行礼道:“惜儿给爹爹请安。”  古瑞东这才转过身来,炯炯有神的双眼凝视着古若惜,面上毫无惊讶之色,只是显得有些伤感。他伸出双手将古若惜扶起,哽咽地说:“惜儿,委屈你了,别恨爹爹……”他欲言又止,因为自己亏待了自己的女儿而感到愧疚,可他也不想这样,他也是形式所逼啊!想到这里,他转身以袖拭泪。  古若惜感到很是费解,心道:爹爹为何如此?  古瑞东稍后转过身来,对许妈和翠儿交待道:“你们母女俩跟了惜儿十七年,也照顾了惜儿十七年,你们今日就跟惜儿一同去宸王府,以后惜儿就拜托你们多照顾了。惜儿从小没了亲娘,我又对她疏于照料,幸有你们母女诚心相待,有朝一日,我寻得良机,定不会亏待你们。”  许妈说:“老爷言重了,照顾小姐是我们份内的事,也是我们心甘情愿的。可是老爷,您既然知道大小姐她……”  古瑞东不等许妈话讲完,便打断她:“不要问为什么,该告诉你们的时候我自会告诉你们,记住,今日我在此出现之事莫要跟任何人提起。”  许妈和翠儿忙道:“是,老爷。”  古瑞东道:“好了,你们去门外守着,我有话要跟惜儿说,在我离开之前,莫要让任何人靠近。”  许妈和翠儿忙俯身行礼:“是。”随后退至门口,转身出去,又将门带上。  门关好后,古瑞东才转身看向古若惜。此时古若惜正疑惑地看着他。他叹了声气道:“惜儿,今日就算你姐姐不这样做,爹爹也会暗中将你们调换。”  古若惜更加不懂了。爹爹常年在外,从来不插手府中琐事,大娘和大姐时常借故刁难,就连她写的东西也被大姐占为己有。为了保护许妈和翠儿的周全,她不敢声张,可如今爹爹又为何如此?  古瑞东看穿了古若惜的心事,他转身来到那幅山水画前,叹息道:“你遗传了你娘亲的才气,这么多年你所受的委屈爹爹都知道,爹爹不是不想为你出头,爹爹自有打算,只是时机尚未成熟,还要再委屈你一些时日,总有一日,爹爹会让你成为贵、幸福的人。二皇子实际并非善类,目前只有让你嫁给傻王才能保全你,相信爹爹,好好保重自己,爹爹会给你一个真正幸福的未来。”  古若惜终于明白了爹爹的心思,心里感觉暖暖的。她随后想到爹爹说二皇子并非善类,不由担忧地说:“可是姐姐就要嫁去琼王府……”   古瑞东知道古若惜的意思,他不等她说完便绝然地说:“只有你是我的女儿,我只在乎我的女儿。记得以后要懂得察颜观色,要学会运筹帷幄。有什么需要随时传话给爹爹,爹爹是你坚实的后盾。切记,不要让他人知道,除了许妈和翠儿,还有我的随从古枫,不要随意相信任何人。”随后不等古若惜有反应,便毅然地转身离去。  古若惜听了古瑞东的话,心里想道:“这些年自己和许妈母女没少受大娘和姐姐的虐待,如今爹爹也这样说了,就不必再计较什么姐妹情份了,不然,受害的还是自己。”   古若惜看着爹爹离去的背影,总有种心疼的感觉,爹爹英明神武的一个大将军,何以背影如此凄凉?    (二)    古若惜坐在铜镜前,许妈刚将喜帕盖在她的头上,便有人前来催新娘出门了。许妈和翠儿连忙于左右将古若惜扶起,带着她跟着前来领人的喜婆向前厅走去。  将军府的门外,此时被围得水泄不通。附近的人们都赶来观望,路过的行人打此经过,也都驻足不前,都想见识见识天时国的两位皇子这场婚礼到底是如何盛大。   两位新娘分别由跟着两位王爷而来的喜婆送上花轿,琼王爷礼数周到地对着古瑞东施礼,傻王见了也有样学样地施了一礼,他见琼王骑马转身离去,随后也上了马,乐呵呵地带着他的新娘打道回府,一边走还一边念着:“娶新娘,进洞房,新娘抱抱睡得香;娶新娘,进洞房,来年娃娃肩上扛……”围观的人们听到后无不哈哈大笑,为这传言中的才女摇头惋惜着。  当今皇后为了博得美名,故而命人将傻王的婚礼表面和琼王办得一样风光。有古瑞东坐镇,他的夫人沈淑芳虽有私心,却也不会傻到明里偏袒。众人看着热闹感叹着,瞧这隆重的迎亲队伍,瞧这送亲的嫁妆,一眼望去不见尽头,真正是轰动全城的十里红妆啊!  傻王的婚礼没有人主持也没有人祝贺。众所周知,其实就是他曾给皇帝丢尽了脸面,皇帝以封王为由将他驱逐出皇宫,只是赐了一干奴仆照料他,从来没有到王府看过他,眼不见为净。而被安排在宸王府照料傻王的仆人们,也因为傻王的傻而从来没有把他当王爷对待,他们每天把傻王关在王府不让他到外面乱跑,然后就各自随意。  宸王府是按照正规王爷府建造,外观亦是朱红门柱高房檐,绿色琉璃瓦面雕梁画栋。走进大门,两侧分别是东西配楼,正面是主殿,经主殿走过二宫门乃王爷寝殿,寝殿两侧分别有东西配殿,再往后便是下人房和后花园。 共 23607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男科研究院哪好
云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八种不同癫痫病类型的特点讲述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