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黑客通过出售络信息牟利晨报李俊制图

2018-11-02 12:59:57

黑客通过出售络信息牟利 晨报 李俊 制图

去年底,600余万个明文注册的邮箱账号和密码在上遭到披露;去年12月25日,天涯社区对外发布公告,同样称因黑客攻击,站用户数据被盗;上月底,1号店许多用户账户内的资金不翼而飞我们的电商账号、社区账号、邮箱账号显得那么不堪一击,这种脆弱与黑客不无关系。

了解到,如今黑客技术已经成为不少人谋取利益的工具,整个黑的过程也形成了一个体系化的作业流程。为了探明这个黑色地下产业链的来龙去脉,晨报突破重重防线,走进黑客的世界。

账号泄密事件频发

去年底,600余万个明文注册的邮箱账号和密码在上遭到披露。警方历经40多天的缜密侦查,辗转10余个省市,终破获这起用户数据泄露案,并成功带破另外4起络泄密案件,共抓获并以涉嫌非法获取计算机数据罪刑事拘留曾某等5名黑客。曾某承认于 2010年 4月利用CSDN(微博)站漏洞,非法侵入服务器获取用户数据,此外,其还交代了曾经入侵过某充值平台及某股票系统。

同年的12月25日,天涯社区对外发布公告,同样称因黑客攻击,站用户数据被盗。

今年5月底,知名电商1号店多名注册用户内的支付宝(微博)余额被人盗用,又被怀疑为黑客所为。那么,黑客究竟通过什么方法来窃取用户信息呢?

不少黑客预留后门

晨报辗转找寻了多位业内人士,他们的分析大抵一致:如果站遭遇泄密,又基本确定是黑客所为,那么以下两种情况有可能:一是他们(黑客)找到了站服务器的漏洞,直接侵入;二是预谋获取,他们(黑客)提前确定目标,然后只要进入相关公司工作一段时间,在系统中预留个后门,到时候就可以就把信息偷走了。在业内,黑客的行为被称为搬信息,就像建筑工人搬砖头一样。

谁是黑客?通过各种关系,列出了一长串黑客名单,或者说,一串名和对应的、MSN及。不过,对于素不相识的,他们显得慎之又慎。经过多日联系找寻,终,黑客大郎(化名)坐在了面前。大郎承认,确实有一些黑客游走在法律边缘,以找寻漏洞,盗取信息牟利为生。

白帽子现身揭秘黑客世界

大郎短发,身材中等,肌肉结实,穿着干净整洁的深色衬衫。他说话时不时低着头,很腼腆与想象中不分白天黑夜,废寝忘食、赤膊坚守计算机前写程序的黑客完全不同。

黑客的工作就是找漏洞

10余年前,大郎还在念书时,选择了计算机专业。那时候,互联刚刚普及,络上,一些黑客你来我往交战,互相修改对方的站主页的历史,令大郎颇为神往。

2002年4月,他次获取密码,同年6月,他次将一个主页修改,插了图片,插了音乐,这叫大郎颇为得意。他说,学习黑客技术之初,主要是去满足虚荣心,屡次攻城拔寨,让他得到不少赞赏,感觉很有成就感。

大郎今年30多岁,在一家络科技公司做信息安全工程师,他说,自己是黑客中的白帽子,单纯的信息安全爱好者,找漏洞,就是我的职业。而找到漏洞,就要找寻所谓的后门,即作为开门钥匙的用户名和密码。与白帽子相对,黑客还有一个群体,被称为黑帽子。在白帽子们看来,他们的工作是守,维护信息安全不被泄漏,而黑帽子则是攻,游走在法律边缘,以找寻漏洞,盗取信息牟利为生。

白天大多有正常工作

大郎说,黑客其实没有什么神秘的,在生活中,他就是个普通人,每天的生活很规律。每天早上,大郎7点45分起床,然后洗漱吃早饭,出门上班,路上再随手刷刷微博,了解各种信息。近大郎在犯愁的是,能否拍到当月的车牌照。当然,他觉得自己的黑客技术起不到作用,一旦使用还违法:算了,多准备点钱。

大郎所在圈子的黑客不少。据他所知,白天,他们是厨师,是法律工作者,甚至就是帮患者诊断开药的医生。晚上,他们只有一个身份:黑客,一起交流切磋。

每周周末固定时间,都会有另外一个黑客与大郎见面,他叫慕容庄(化名),80后,曾与大郎是同事,现在另外一家公司做信息安全工程师。在成为黑客的道路上,大郎算是他的领路人。

慕容庄在国内读了计算机本科,又出国留学拿到了计算机方面的硕士学位。2008年回国后因为对黑客的好奇,也成了黑客。慕容庄有一个自己的信息安全团队,为了团队的生存,不得不从各个方面争取资金。他表示,他们不靠黑客技术搬信息去卖,而是靠好的口才、踏实充分的络安全信息报告去说服管理层。

必修社会工程学

在外人看来,黑客手中的武器,是设计复杂高深的黑客程序。如今,在不少群和站上,还有不少民决心成为黑客中的高手、高高手,少则百元,多则数千元,不惜代价购买黑客程序。

不过,也许有一点他们忘记了正如好的剑一定要配上精湛的武功才能成为众人仰慕的侠客。黑客不但必须精通计算机知识,更重要的是,有其独门的黑客秘籍。

问到大郎,他说,其实真正意义的黑客,任何独门的秘籍都终要回归两个字:细心。查找漏洞是不是细心,找寻突破途径是不是细心,很重要。

大郎说,查找漏洞的过程,实际上就是掌握的各种知识要学会充分应用,当然,也包含一点运气的因素。针对目标人物,搜寻他相关的姓名、全拼及缩写,他的号码、生日,地址,电子信箱账号,甚至宠物的名字。尽可能的多,尽可能的全。大郎说。这些单个的信息,被大郎组合起来,生成字典,经过程序测试,组合出不同的密码组合,密码和用户名的设置,总是与人的生活密切相关的。

这属于一门称之为社会工程学的学问,成为黑客的必修课,至今在黑客中仍然广泛应用着。

搬数据库会多次转手

在大郎的印象里,黑客技术成为谋取利益的工具,是在宽带普及的时期。一些掌握技术的黑客到吧上后,先是修改计费系统内的余额,把10元押金额修改成20元。后来,这样的技术被用来挣钱,胆大的黑客,索性把余额修改成100元,这样不但白上了,等到结账时还挣了钱,每天只要跑5家吧,收入很可观。

渐渐地,类似的盈利方式,变成了现在所谓的黑色地下产业链。例如,当时盗取号码的行为也一度盛行,盗号洗号成为了一个固定的产业模式,分工明确。以团队为单位,无论从黑客工具的制造、攻击实施的具体手法,如何洗号(变现)都已经形成了体系化的作业流程。慕容庄透露,在一些高手云集的群内,经常会有人发出悬赏:要搬一个数据库,事成几万到几十万。实际上,买方如果是A,那么这信息已经经B、C、D传了几手,而需要获取信息的卖方也要经过E、F甚至更多的转接,终有人接手完成。

这么做,是为了逃避法律的打击。根据《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获取支付结算、证券交易、期货交易等络金融服务的身份认证信息十组以上,或者上述情况以外的身份认证信息五百组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八十五条第二款规定的情节严重,犯非法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将被处以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黑客忠告]

的漏洞是自己

的漏洞,不是系统,不是程序,而是人。 这是慕容庄在采访中反复提起的。去年底,CSDN泄密事件后,他特地下载了一组数据,发现了自己朋友的用户信息。

慕容庄当时劝朋友赶紧修改密码,对方不在乎,这不重要。 但慕容庄发现,朋友在CSDN注册时,使用了一个163信箱,这就意味着信箱也要泄密了。

他再提醒对方修改信箱密码,这时朋友说,这个信箱也不常用。

慕容庄用朋友CSDN的密码试了试,竟然登录了这个163信箱。他看过后吓了一跳,朋友拿这个信箱注册过支付宝,这意味着,只要有人登录这个信箱,就可以通过修改密码的方式,将慕容庄朋友的支付宝内的余额转移盗用。朋友这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听从慕容庄的劝告,修改了密码。

慕容庄告诉,提高自己的安全防范意识,设置比较隐密的密码,这才能有效防范黑客。

特别要提醒的是,现在我们的都具备上功能,一旦丢失,里面的通讯录,聊天记录,照片等,会成为破解的关键。 慕容庄说,假如黑客更为细心,还会搜集对方的上记录作为破解的素材。

[手记]

找寻就是一场较量

当向黑客发出采访请求时,不少人当即表示拒绝,他们觉得 顾虑大,有曝光的风险。

甚至,还有黑客打起了的主意。6月8日上午,一名黑客发了一个附件到的电子邮件信箱,实际上,这是一个盗号软件,下载解压缩后只要点击执行,会自动下线,然后弹出一个类似的页面窗口,要求你输入号和密码,而只要输入号码和对应密码,就会立即发送给对方。好在很多站对这样的伎俩再三提示防范,也熟知这种软件的原理,没上当。

与大郎见面前,当加了他的号,对话框中,他立即蹦出一句话:你果然是。 随即,他准确地报出了的姓名,常用和电子信箱,籍贯及毕业院校。更令吃惊的是,就连近经常联系的几名同事是谁,他也知道得一清二楚。

我也知道你的密码。在采访前也有所准备,对话框内,打出了对方密码。

这个密码我用过,不过前几天改了,你怎么知道? 在看来,也许正是这个曾经使用过的密码被说出,才使得大郎决定和聊聊。

做投标书
猪粪处理
铝合金天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