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南京军区蓝军司令战法多变老旅长直呼够狠

2018-10-30 11:40:09

南京军区蓝军司令战法多变 老旅长直呼够狠

> 王鹏(中)和参演人员研究兵力部署。 汝飞摄   本报 武天敏 代烽 本报特约 丁广阳

“谁捉住王鹏,我为他报请一等功!”初冬,皖东丘陵,“红军”指挥员这样进行战前动员。

王鹏是谁?南京军区某摩步旅旅长,平头,黑脸,鼻梁上架一副白边眼镜。胸前一块蓝色胸标:“模拟蓝军部队”。下面一排英文:“DOUBLEEDGEDSWORD”——双刃剑。

此时,他正在一处掩体内吃午饭。

“几场演习打下来,对手恨我恨到骨头里!”说着,王鹏叉起一块牛排,嚼得咯吱作响。

此役,是他任军区新一代“蓝军司令”之后,不到两年时间内打的第7仗。

此役,代号“必胜—2009”,50多个国家130多名军事观察员和外军军官观战。

晨雾中,一只神秘的江淮“蓝狐”,现身山林,亮相世人……

“红军”指挥员哭笑不得:“这个王鹏!”

王鹏为何令人“恨”?试看三例。

一次演习,“红蓝”双方互相实施电磁侦察,电波如潮,密布山峦沟壑。

清晨,“蓝军”侦察潜伏组报告,一群“红军”工兵在挖工事。王鹏煞有介事地呼叫前指:“老虎,我是狐狸,我判断是对方基本指挥所,打他一下!”

“旅长,不能在步话机里说!”参谋急忙制止。电波那头,前指指挥员心领神会:“派一个排行不行?”“不行,派一个连!”王鹏放下了步话机。

果然,“红军”截获通话上当了,赶紧废弃挖了一半的指挥所,专门派出一个营去对付那个“影子连”。

不久,王鹏又涮了“红军”一回。他冒用“红军”上级指挥员呼号,把“红军”一个主攻连调到5号地区。接着,派出特种分队,从一条地图上没有标出的小路奇袭“红军”指挥所,战场风云突变。

原来,王鹏使用的不是地形图,而是卫星图,某高地刚被放羊的孩子踩出一条小路,他便了如指掌。

“不把王鹏逮住,仗就难打!”从此,“红军”处心积虑摧毁“蓝军”指挥所。王鹏心知肚明,今年上半年一次演习,他事先在某高地大兴土木,修路爆破。其实,他并没有把指挥所放在那里,而是下令将两组指挥方舱放在另两处高地,里面指挥设备一应俱全,正常发射无线信号。

一名参谋悄悄问:“旅长,这算狡兔三窟吧?”“嘿嘿,三窟那够?”王鹏冷笑,下令在半山腰开设了第4处指挥所。

战斗打响,“红军”先后以机降、炮击、穿插多种战术实施“斩首”,“蓝军”几个指挥所先后被端掉,却空无一人。

战后复盘,才知道王鹏唱了一出信息化条件下的“空城计”。“红军”指挥员哭笑不得:“这个王鹏!”

老旅长心疼得直吸冷气:“老伙计,够狠!”

某旅旅长金川,曾与王鹏同旅为官,金川是旅长,王鹏是参谋长。

如今,两军对垒,王鹏翻脸无情,指挥部队10分钟“摧毁”对方10辆坦克,心疼得老旅长直吸冷气:“老伙计,够狠!”

狠者必刁。一次演习,王鹏在“红军”主攻方向设置了一个“寺庙”,找几名战士剃了光头,穿上袈裟,手拿念珠,口念弥陀,挡住山门,看你“红军”怎么攻击?此役,他破天荒逼着“红军”打了一场“法律战”。

打机降,“红军”直升机一起飞,王鹏就在战术指挥上看得一清二楚:“拉防空警报!”直升机凌空,王鹏心里不慌,部队事先已改装了12辆“勇士”车,拆掉导弹,装上高射机枪,10名战士登车严阵以待。“出击!”直升机正在下降,6辆战车冲来,黑洞洞的枪口直指机腹。

导演部裁决:“红方机降失败,直升机退出战场!”

秋草金黄,王鹏密谋“斩首行动”,决定利用装甲分队潜伏打击“红军”指挥所。6辆坦克、3辆步战车,如何能藏住?

战前驱车,王鹏漫山遍野寻找潜伏点,突然眼前一亮,只见“红军”指挥所附近一处山脚的凹窝宽宽大大,外面长满了藤萝,帘子一样密不透风。

“就藏在这里!”当晚,战车趁夜幕驶入埋伏点,实行电磁静默。次日中午,“红军”正在吃饭,王鹏一声令下,6辆坦克轰鸣而出!

“红军”指挥员目瞪口呆。

领导夸他一时找不出词:“王鹏就是王鹏!”

王鹏爱看电影,电脑里存了100多部大片。

去年3月,军区正式成立“蓝军旅”,部队作战从进攻转为防御。两个月后就要对抗演习,打惯了进攻战的战士一时摸不着头脑。

王鹏调出影片《小鬼当家》:“组织全旅战士,看这个!”

放映前,王鹏登台演讲:“电影里有个小孩子,防御一个公寓,滴水不漏,打败一群盗贼。今天你们别光顾着乐,都想一想,给你一个山头怎么守?”结果,战士们想出29个“金点子”,仅设置障碍的想法就有5类17种。

装甲部队突击力强,机动快,如何对付?王鹏想起电影《丛林大兵》中德军的“齐格菲防线”,将三角锥、蛇腹形铁丝混合绵密设置,硬是把“红军”坦克逼进预设的“火力口袋”……

攀崖训练,山崖壁立千仞,如何上得去?王鹏想起美国大片《长的一天》中一个镜头。结果,他发明两项国家实用新型专利:一是枪式抛绳器,二是锚弹软梯。

研制兵棋,某学府3年攻关未果。王鹏带领官兵研制出一套兵棋,推演结果与实兵对抗惊人相似。领导喜出望外,夸他一时找不出词:“王鹏就是王鹏!”其实,王鹏不少灵感来自看《伦敦上空的鹰》。

王鹏爱画画,儿时学过5年半的素描,想当画家没当成,“童子功”却还在。一次演习,他让人喷绘了一幅“丛林”,竖在“指挥所”后面。“红军”光电侦察,再次中计,战后复盘,众怒汹汹,王鹏却乐不可支:“没听说‘华南虎事件’吗?”

王鹏还会拉二胡,会吹萨克斯,英文歌唱得很地道,是电子游戏CS对抗高手,打乒乓球会拉一手漂亮的正手弧圈。

他如何把这些业余爱好运用到打仗上?迄今未有先例,我们且拭目以待。

美军军官向他道歉:“对不起,你的问题太专业了。”

王鹏,湖南湘乡人,与清代名臣曾国藩一个村子,书生领兵有桑梓渊源。

1985年,他毕业于南京大学经济系,被分配到军事科学院战略理论部当研究员。他再三请求重新分配,来到南京陆军指挥学院上合成参谋班。结业时,他连夜写下6000字请战书,奔赴南疆战场,淬火200多天,荣立三等战功。

2001年,他以优异成绩考取国防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时,他是系里的全优学员。他先后被国防大学和陆军指挥学院聘请为联合战役专业客座教授。

腹中有知识,打仗有良谋。一次对抗,他设计了一座桥,承重量只能满足步兵和轮式战车通过。对方的履带车辆想过?没门。

一次,一名领导提问:两批次某型战机,从某地到演习场要飞多久?现场参谋还在翻书,王鹏站起身来,对答如流。

设置防御工事,他带领部队采取“泰罗制”流水作业法,战士2分48秒就可以堆一个三角锥,3天堆了1万8千个。

去年海上演习,王鹏顺手从海滩上拣起一只螃蟹,问周围的参谋:“你们谁能从这只螃蟹身上看出岛屿南北两岸环境的差别?”

大家面面相觑,王鹏娓娓道来:“你们看这只螃蟹,腿短而粗,说明它在海里爬行遇到的阻力大,可以判断:我们现在所处的南岸平时风浪较大。”

“必胜-2009”演习之后,中方指挥员与外军观摩军官座谈,王鹏向一名美军空军中校提问。翻译中,王鹏凝神细听,突然打断翻译的话:“NO!NO!”接着,他用标准的英文军语重新提问。

美军军官沉思良久,一耸肩膀:“对不起,你的问题太专业了。”

退伍老兵们抱着他哭:“旅长,要是真打仗,喊我们一声!”

演习炮声刚息,截住一名“蓝军”士兵问:“你们旅长被捉住了吗?”

这名战士一脸怒气,上下打量,像看外星人:“捉住个鬼!”

王鹏好胜,兵也好胜。9月30日,全旅举行参演动员,他下令在草地上举行战地晚宴。6台汽车,打开车灯,现场亮如白昼。

王鹏高喊:“上次演习赢了没有?”战士齐答:“赢了!”王鹏又喊:“这次还想不想赢?”战士炸雷一般叫:“想!”

王鹏狠,手下战士也有一股狠劲。一次与“红军”激战,双方肉搏,一名“红军”战士冲上来夺枪,“蓝军”战士嗖地从怀里拔出两把匕首,咬牙断喝:“你抢我的枪,我要你的命!”

一次,“红军”攻上山头,“蓝军”战士抱着对手就往山坡下滚。一名战士抱起突突冒烟的“炸药包”,与敌“同归于尽”。

面对大屏幕,王鹏看得热泪滚滚……

采访他,他一口一个“我的兵”:“今年我的兵连续参加了5场演习,春天上山,小野鸡刚刚孵出来;下山时,已是满山大雪。我的兵苦,迷彩服被石头荆棘划出许多口子,像一群叫花子。我回去要打报告,给他们要衣服,我的兵不够穿……”

年底,旅里上“海选”训练标兵。除了政治部公布的候选人,全旅官兵竟然齐刷刷地把票投给了旅长王鹏。

那次,中外军官座谈之后,王鹏就消失了。第二天,德军训练基地的司令还在问:“‘蓝军司令’那里去了?”

王鹏那去了?他去送老兵。那天,站台上老兵们抱着他哭成泪人:“旅长,要是真打仗,喊我们一声!”

短评

从王聚生到王鹏

30年前,南京军区出了一个“蓝军司令”王聚生。如今,还是在这片江淮大地上,新一代“蓝军司令”王鹏向我们走来。

对比两代“蓝军司令”,我们欣喜地看到,从机械化半机械化战争时代的王聚生,到信息化战争时代的王鹏,我军新一代“蓝军”指挥员本领大了、视野宽了、智谋多了、个性强了。在这样的指挥员率领下,我军模拟“蓝军”部队越打越狠,越打越刁,做到了“知敌、像敌、超敌、胜敌”,在复杂电磁环境下的真打实抗中显示出“敌军的样子、外军的影子、我军的骨子”。

王鹏的出现,不是偶然的。进入21世纪,随着建设信息化军队、打赢信息化战争目标的确立,我军对抗训练向要素联通、系统融合、军兵种集成、体系对抗方向迅速发展,越来越接近战争的本来面目,成为推进军事训练转变的有力杠杆。新一代中国军人日益认清:未来的信息化战争,知识成为战斗力生成的主导因素,战场上敌我双方的较量,主要表现为知识的较量、技术的较量、人才素质的较量。“红蓝”双方指挥员只有真正比知识、比素质、比谋略,在真打实抗中比肩奋进,才能共同提高战斗力。

王鹏爱军精武,事迹过硬。当前,我军军事训练已经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打赢信息化战争的使命、新一代军事训练与考核大纲的实施,为我军确立了更高的标准。这就要求我们各级指挥员像王鹏那样,胸怀使命,精武强能,心系打赢,锐意进取,模范践行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在推进部队建设转型和军事训练转变的伟大实践中,当先锋,打头阵,演绎更多的精彩人生、传奇故事!

大棚管
充气芯模价格
精益生产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