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美食

幸福的样子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23:31:2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她叫肖雨,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如果没发生那些事的话,至少到目前为止她是幸福而又快乐的。她的家就在这座城市的市郊,那里有一片很大很大的竹海,周围都是山。她工作的地方在市区,那里是这座城市繁华的地方,推开窗就可以看到一条又宽又大的马路,马路承受着无数人的脚,无数车的轮子,这有点像家乡的山,家乡的山不也是被无数的人所开垦着,但它从来都是毫无怨言,马路也是。  又是忙碌的一天过去了,桌上的时钟指向下班时间,肖雨拿起早已准备好的包,准备要冲下楼走向车棚时,却见主管笑盈盈的抱来一大堆文件要她输入电脑中……好吧,那就继续坐在电脑前输入这些既枯燥又烦人的资料,整个办公室就只剩她一个人了,没想到因祸得福,她还得来了片刻属于自己的思维空间,想想自己这半年来的生活,想想自己这二十多年的生活,忽然想明白了,也想通了。自己其实就是想得多而做得少了。所以才会有那么些个不切实际的想法一个接一个的蹦出来,既然没办法改变目前的生活状况,那就努力去适应它,努力充实自己的思想,充实自己的生活。  终于打完一页,肖雨赶紧关计算机,准备撤了。抓起办公桌上的包包,冲到办公室门口,关灯关门,还以为整个楼层就只有她一个人了,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比她更晚。会是谁呢?谁会这么晚呢?在这样的纠结中,她终于败下阵来,缴械投降不去想还有谁会和自己一样晚,不是打算要离开这座城市了吗?想那干嘛,抬手看表,天哪,居然快到十点了,惨了,来不及了,怎么办。  肖雨咚咚走下楼,径直走到车棚前,今天可没那么多的闲情雅致去看那些花花草草了,唉……,走到车棚,拿出车钥匙开锁骑自行车。  肖雨骑着自行车在马路上,从窗户里透出隐隐的灯光,忽然觉得对这个城市好陌生,虽然已经在这里待了近半年,可这似乎又不像自己的家乡,虽然自己的的确确是在这里出生的,也是在这里长大的,但总觉得自己的家乡应该是在那一片竹海深处。  真是天公不作美,没骑多久天空就下起大雨来了,而且这雨越下越大,肖雨只顾着往前骑了,可没想到她已骑到路中央,只听得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她已失去意识。  等肖雨醒来已是一个星期后的事了,眼前刺目的阳光使她睁不开眼,她看到的是一片洁白的世界。“我这是在哪,难道我死了吗?这就是地狱吗?”她使劲的用手拧了一下胳膊,“哇,好痛!原来,我还活着,真好!”她再转过来看到是一张陌生的脸,一张很好看的脸,一张棱角分明的脸配着头乱乱的,碎碎的,黑黑的,有点长的头发。“你醒了,感觉好点吗?”这张脸居然说话了。  “嗯,好点了,谢谢!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肖雨有点不好意思的问着。  “这里是医院,你被我撞了,我送你来这里的,你已经昏迷一个星期了。我叫司徒振宇,今年二十八岁,家就住在这里。你呢,你叫什么?”  “我叫,我叫,我叫什么……”肖雨竟然记不得自己叫什么了,泪水开始蔓延开来了。  “你别急,慢慢想想,看看还能记起什么来。”这个叫司徒振宇的男子就这样一边安慰肖雨一边按着病床前的呼叫铃,没一会儿医生来了,看过之后,医生把司徒振宇叫了出去。“她只记得出车祸前,只听到刹车声,其余就什么都不记得了。”“真是悲哀,我怎么会连我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我的过去是什么样的,我的家在哪?”想到这些,肖雨的头又开始痛起来,真的很痛,痛到后来,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医生办公室。  “司徒先生,这位小姐,她可能患上了失忆症。”  “失忆症?”司徒振宇惊的说不出话来,“怎么可能,怎么会呢,那还有治愈的可能吗?”  “相较目前的医学条件来讲,治愈的可能很小。但也会有奇迹的出现,但这种可能性很小。”  “是吗?那她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司徒振宇忧心的问道。  “她明天就可以出院”  “谢谢。”  司徒振宇到现在还不相信这一切,拖着一双沉重的腿走到病房前,想起一星期前,他是那样的震惊,他没想到他一直要找的人的就在眼前,他看到那双熟悉的眼神,看到她包包里的那个中国结,记忆又回到了从前。可现在,她不记得这一切了,甚至可能永远都不记得了。想到这些,他的心怎能不痛呢,快到病房了,他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走到肖雨面前,看着她熟睡的样子。替她掖了挫被子,不想反而令她睁开了眼睛。  “吵醒你了,还好吗?”  “我想回家,我现在就要回家!”肖雨难过的伸手就要去拔输液管。  “你别这样,明天,明天你就可以回家了。”司徒振宇抓住她的手不让她拔输液管。  原本医生说明天就可以出院的,但是司徒振宇还是不放心让肖雨又多住了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来,他除了上班就是下班后过来陪她。经过一星期的相处,肖雨发现司徒振宇其实是一个很好的人,对他有种莫名的信赖和依赖。  “到家了,我不知道你原来的家在哪里,这里就是你的家了。”司徒振宇领着肖雨去了自己家。  “哇,你们家好大!”肖雨看着屋子无比惊奇的说道,“我以后都可以住在这里吗?”她不相信地问了一句。  “是的,以后你就可以把这里当作是你自己的家了。”司徒振宇推着她,“走,去看看你的房间,保证你喜欢。”  “真的吗?”  “真的。”  “哇,好好漂亮的房间!”  ……  就这样,肖雨在司徒振宇家住下了。一天晚上,她坐在窗沿上看着对面的江面,江面上的船只渐行渐远,想着自己的过去会是什么样的,自己的家是什么样。“在发什么呆呢?”司徒振宇的声音吓了她一跳。  “你怎么进来的?”虽然对他有种莫名的依赖感,但是她还是很讨厌这种感觉,是他是害她出车祸,也是他害她失忆的,如果没有他,她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但她更害怕有天自己突然恢复记忆失去对他的依赖感,失去这种已经熟悉的感觉。  “你的房间门没关……”  “门没关,你就可以随便进来吗?”  “我敲了,是你自己没听到!”司徒边说边走到窗前。  “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  “什么问题?”  “为什么你的屋子里都摆满了这么多的中国结?”  “是为了纪念一个人。”司徒振宇不等肖雨说话继续说,“想听我的故事吗?”  “我和她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小时候的她长得很瘦若,经常被学校里的那些调皮男生欺负,每当到了这个时候我就会保护她。可是有一天,我们的爸爸因为工作调动的关系,在我们……”  “那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她已经被他的故事所吸引了。  “别急,听我讲下去,好吗?”司徒振宇看着她,在他的眼睛里她看到了她一直害怕面对的东西,“后来,我们分开的那天,她送了我一个中国结,我答应过她,在栀子花开的时候,会回来找他。”  “那,那个男孩找到那个女孩了吗?”  “找到了,可是她被他撞成失记忆了。”  “啊!怎么和我一样啊,太可怜了。”她不信的瞪大了眼睛。  “小雨,如果这个故事里的女主角就是你,”司徒振宇试探着问她,他想让她恢复记忆,恢复成原来的她,“你会怎么办?”  她很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突然笑出声来:“切,你说的那个人怎么会是我,别傻了。”  “哈哈,当然不是你。我又没找到那个女孩,而且杜撰的故事你也会相信啊,太笨了。”司徒振宇揉乱肖雨的头发,笑得他眼泪都出来了。  “有那么好笑吗?”肖雨拿靠枕丢他  “当然,你看你刚才的样子。”司徒振宇忍住笑又想笑的样子特别搞笑,而肖雨呢又特别生气,两人打打闹闹的到很晚。  在司徒振宇的照顾下,肖雨的记忆开始慢慢恢复,但每次想起一些时,头总会很痛,有时半夜里都会痛起来。司徒振宇看到她这样,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能弥补自己所犯下的过错。他也曾不止一次问苍天,你为什么要这么残忍,二十年前你把我和她分开,可是二十年后的我们却又以这样的方式见面。为什么要这样?她是一个那么纯真而又善良的女孩。与此同时在肖雨家也发生着改变。  “小雨,小雨,小雨!”肖雨的母亲从恶梦惊醒过来。  “伯母,伯母,你怎么了?”张磊听到王波在睡梦中呼唤着肖雨。赶紧冲进来。  “小磊,我又梦见小雨了,小雨怎么还没回来,我想她,她是不是还不原谅我呀?”  张磊一边安慰着王波一边也在默念着肖雨的名字,小雨,你在哪,为什么这么久了你还不回家,知道吗?伯母因为太思念你,而住进了医院。“铃……”一阵电话声把沉思中的张磊拉回到现实。  “喂,你好!我是张磊。”  “张磊吗?我们已经找到肖雨了,她在阳明大道180号德发公寓A座10802室。”  “什么?你是说你们已经找到她了?”张磊不相信的又问了一句,“你们真的找到她了吗?”  “是的,我们找到她了,不过”那边顿了顿,考虑着是不是要说出来。“不过什么?”张磊难抑心中的激动,说话的声音有点抖了,“不过,她好像不认识我们了。她还和一个男人住在一起,看样子他们还很亲密。”  “什么?你说,她不认识你们了,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张磊一连串的说了好几个不可能。“要不你明天过来看看吧。”在还没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前,他决定暂时先不告诉肖雨的母亲,以免加重她的病情。  “司徒振宇,你知道吗?我好想知道自己的过去是什么样的,我的家在哪里?”肖雨急急的对他说着。  “也许失忆对你来说是件好事也说不定,也许可以让你忘记许多你不想面对的事情。”  每次和他说这些时,每次当我很沮丧时,他总是这样温柔的说着,好像在他面前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每次看到他的眼神,她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他,可就是想不起来。她使尽拍自己的头,可还是想不起来。  “怎么了,是不是头又痛了。”司徒振宇关切的问她。  “不是,我想我是见过你的,可是就是想不起是在哪里见过你。”她使尽地拍头,头又开始痛起来。  “也许就是在梦里见过呢。”  “不是在梦里,就是在真实的世界里。”  “不要想了,已经很晚了,明天还要去医院做检查呢。”司徒振宇看着她,用一种很温柔的眼神看着她,看得她低下了头。  “司徒,我真的好累,真的好想找个人靠靠。”  “那就用我的肩膀吧,虽然不是特别宽阔。”司徒振宇说着拍拍自己的肩膀。  “你少来啦!”肖雨笑着关上房门,不理会他。  第二天早上的天气有点阴,她有种不祥的预感,对自己也对司徒振宇。司待振宇开车带她医院。在做完常规检查后,医生让肖雨先出去。而她也就在医院里转转,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张磊,她也没想过这次的偶遇会给自己和司徒振宇的生活带来那么大的变化。  “振宇,像肖雨这样的情况我是头一回碰到,她的记忆在逐渐的恢复,但我在给她做检查时,发现她脑内有一个癌细胞并且正在扩散中。”医生神色凝重的对司徒振宇说。  “你是说她,有可能会得脑癌,”司徒振宇瞪大了眼睛,不相信地问了一句,“不可能,不可能的,你看她不是好好地吗?怎么会,不会的!“司徒振宇喃喃自语又似在对医生说道,“是不是弄错了。”  “振宇,我也希望这是弄错了,但做医生我必须得告诉你。”医生又补充了一句,“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会对这位叫肖雨的小姐这么上心?”  “你还记得我们以前读书时的情景吗?”  “你是说,那个看起来弱不经风的小女孩是她?你是说,你已经找到她了?”这回该轮到医生震惊了,“你……你……你确定是她吗?“医生因震惊而显得有点语无伦次了。”  “是,我确定是她,因为当年我要离开这座城市时,她送我一个中国结,而我送给她的是一个八音盒。”司徒振宇激动地站了起来,“所以,陈东,我求求你一定要救救她,不算为我,就算是为了她,你也一定要救救她。”司徒振宇因激动,因难过泪已在他的眼眶里打转。  “放心吧,我会尽我一切能力去救她的。”陈东像下了决心似的对司徒振宇说。  “谢谢你,陈东,真的。”  他们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时,发现肖雨在站在门外,他们两个尴尬地看着她,“小雨,你都听到了?”  “我听到什么了?”她被他们的问话搞得一头雾水。  “小雨,是这样的,你的病……”  “陈东,”司徒振宇用眼神制止了陈东接下去的话。  “振宇,你要这样瞒下去吗?她有知情权的呀。”  “陈东,我知道,我以后会告诉她的,我不想现在告诉她,不想让她在雪上加霜了。”  “你们在说什么,是我的病吗?”她被他们的谈话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没什么,我们是在说另外一个人。”他们两个几乎是同时说出口的。  “小雨,我看我们该走了。”司街振宇说着就拉起她的手往外走。陈东看着这一高一矮两个背影略有所思的转身回诊疗室。  “司徒振宇,告诉你哦,今天在医院里我碰到了一个很奇怪的人。”她抽回被他握住的手,她还不习惯被他这样的握着。  “你碰到什么人,是坏人吗?他都对你说什么了?”他紧张地问着她。她还没看到过他这样紧张过。   共 733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抗菌治疗前列腺炎成果如何
黑龙江哪家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治癫痫研究院哪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