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SEO前传草莽英雄抑或投机分子

2018-11-05 09:32:25

SEO 前传:草莽英雄抑或投机分子

纵观 SEO 在中国的发展,至始至终都贯穿着两大主要特征:一、发展直接受利益的驱使;二、群体具有十足的草根性。这两大特征也决定了中国的 SEO 至今还带着浓郁的草莽气质。

一定程度上,SEO 的发展是与中国互联盈利模式的探索演进相生相伴的。

2001 年的 9 月,百度推出独立搜索的主页,这比 Google 的中文搜索迟了整整一年。之前,百度主要业务是向门户站提供搜索技术服务。刚推出时,百度页的检索量只有 500 万。 那时,正值互联泡沫的破灭期,络公司的生存举步维艰,门户站的盈利模式单一,主要依靠品牌广告,增长率虽大,但基数有限,营收无法冲抵站运营的开 销。已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三大门户此时苦苦寻找着新的盈利模式,甚至连邮箱都打算采取收费策略,同时,他们对外也都在高调的进行着圈地战争,战争的目的就是 为了丰富自己站内的内容,再以此争抢有限的注意力。

为了获得更多的内容,易、TOM等公司在 2001 年前后都建立了自己的站联盟,但由于缺少利益的刺激,联盟站数量的增长也就乏善可陈。根据 CNNIC 调研的数据,2002 年中国个人站的数量只有 1.8 万,只占到总站的 5%。络公司的盈利能力缺失致使站群体的不繁荣,同时也导致内容稀缺。

再反过来看搜索引擎,百度在 2003 年以前都在为扩大自身的流量与影响力奋战,其竞价排名的盈利模式也还没有被市场完全接受和认可,这时,中小企业的市场很大程度上被周鸿祎的 3721 控制着。2002 年初,3721 拥有 25 万家企业、产品和站的客户,这个市场被称作实名服务市场。

互联公司(主要是大型门户站)跌跌撞撞的盈利探索终于在 2002 年 守得云开见日出。短信市场的超常规爆发,连带互联公司的无线业务大发展。移动运营商的代收费,某种意义上也是互联公司的大救星。于是,门户站们 开始挖掘自身的内容来开发无数的短信产品。既然有了收费的渠道又有了丰富的产品,那么就需要找到更多的金主,那些此前建立了站联盟的门户便开始展现威力 了。

几乎所有的门户站在2003 年都建立了自己的短信联盟,虽然称谓不一样,但联盟成员行使的职责都是一样的帮助门户站获得更多的收入。拿当时火爆的 TOM 短信联盟来举例,用户如果花费 28 元来订阅 TOM 雷霆万钧的包月焦点,则移动运营商通过扣取话费的形式先全额收取,然后拿出 85% 约23.8元返给 TOM,而为TOM 带去用户的站则按照签订的TOM短信联盟分成协议,分得28 元的 30%8.4 元的佣金。

短信推广的分成模式大大刺激了个人站的增长,在 SP 为红火的那三年间,个人站数从 1.8 万飙升到了 15.2 万。制作一个短信推广页相当简单,从 SP 处获取推广源代码,然后制作一个送给 SP 审查的合法的页面(比如铃声下载、图片下载、电影、MP3下载等),实际上呈现给用户的页面则是大量充斥着诱惑性的图片和关键字。

个人站需要寻找低成本的推广渠道,自然发现了正在大跃进的百度。 2002 年 3 月,百度启动了闪电计划,其目标是:1、提高用户使用率,实现百度日页面访问量增加10倍;2、提高中文页内容数据库数量,日均下载量要比Google 多 30%;3、将页面反应速度与Google一样快,内容更新频率则全面超过Google。为了达到这样的硬指标,百度收录页面在当时几乎可以称作是来者不拒,同时由于算法的不成熟,只需在页面进行一些简单的关键词堆砌的工作即可排在前列,中国的 SEO 也就在短信带来的利益驱使下以一种投机姿态开始了。

与此同时,百度实施的闪电计划在9个月内搜索流量一路飙升,基本与主流门户站的搜索流量持平。2003年,百度搜索流量较2002年增长了7倍,超过Google 成为了的中文搜索站。

从 2002 年末到 2006 年整治 SP 的那几年,对个人站长来说,真正算得上是赚钱的黄金年代。SEM Watch 就结识了这样一位在当时专门以 SEO 手段来分短信费用的朋友,他是一个广东的在校学生,平时喜欢鼓捣站,亦是TOM 站联盟的成员,随后加入了 TOM 短信联盟,他在获取流量的时候发现了百度排名上的一些小漏洞,比如只需堆砌关键字就能排名靠前,而且对疑似黄色内容的处理也比较宽松,所以他用 Flash 做了一张可以交互的页,在这张页上充斥了诱惑性的挑逗词汇及露骨的图片,当然还有一个号码输入框。

就是这么一张简陋的页,运用了所谓的 SEO 技巧,这位兄弟每月能从 TOM 短信联盟分到数万元,时每月能有十几万的进账。对 TOM 公司来说,由这些推广站结成的短信联盟贡献着巨大的收入,鼎盛期 80% 短信业务都来自于短信联盟, TOM 每月分给短信联盟各个人站的费用在人民币500万上下。有了短信业务的支持,2004年TOM online 在纳斯达克上市。其他的门户与 SP 的方式也与之类似,靠着松散且灵活的小站日进斗金。

在开篇中,我们提到过如果在某个地方赚钱比较容易,或者可以通过钻某个系统的空子赚到钱,就会有相当数量的唯利是图者、骗子和机会主义者涌向这里。短信业务的分成模式与百度跃进期的结合就成为了 SEO 投机的温床。

不过,黄金年代不会总是一成不变,在 SP 行业遭到整肃,百度排名算法升级等因素下,代 SEO 投机者有的开始转做较为正规的互联生意,比如上述那位小兄弟,2006年在完成原始积累之后成立了公司转做音乐站,而另一些依旧喜欢单打独斗的家伙们开始转向另一种可以通过 SEO 获利的方式 AdSense。

从 2000 年 Google 推出中文搜索到 2005 年 Google 进入中国,中间有几年的空挡,而AdSense 推出于 2003 年,2004 年即被那些对互联敏感且聪明的人带进中国, Google 打造的与个人站共享的商业模式在其未正式进入中国之时又形成了一个自由、混乱且高回报的时期,这个时期的特点依旧是靠流量来触发广告来获得分账。SEO 当然是其中主要的手段之一。( Google 进入中国前的混乱淘金时代还有遍及各地的伪代理,SEM Watch 会在以后详述。)

当中国的搜索引擎百度发现很多站的出现只是为了获利,并且还利用的是其尚不完善的算法的时候,其对这个群体的态度就可想而知了。

靠研究搜索引擎算法的弱点或规律达到快速的赚取流量并以此获利,是那些真正对互联充满敏锐嗅觉的草根群体。如果用草莽英雄来形容早期群体的这个我想并不过分,他们擅于发现机会,擅于灵活快速的转向,擅于在游戏规则未定之前进行投机

投机也许并不像人们认为的那样上不了台面,相反,投机与理性一道构成了整个商业社会的精髓。商业不息,投机不止。相对于短暂的生命,机会是如此稀缺,因为对个体而言,机会不可能一再光顾。正因如此,投机反思再投机的循环往复会在这个世界永恒的上演。

在 SEO 这个行当里,目前缺少的并不是投机,而是缺少投机之后的反思。在新一轮电子商务浪潮的冲击下,在搜索引擎的产品与算法越来越成熟的情况下,在搜索引擎营销( SEM )越来越主流的条件下,SEO 及 SEO 群体该做出怎样的应对及改变?这是那些草莽英雄们无法回避的课题。正如国平所说,如果 SEO 还是给人一种忽悠的感觉,那这个行业的未来确实堪忧。

所幸,SEM Watch 在进行遍访时,深刻的感受到了其中的改变。

敬请关注:艰难的蜕变(三)

回顾:艰难的蜕变(一)神秘的边境贸易区

污水池堵漏
外贸付费推广
洗袋风干流水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