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卡夫卡的安全帽

2018-12-03 16:51:12

卡夫卡的安全帽评论

12月28日 星期天 晴朗

现代安全帽是卡夫卡发明的?他还是1912年的美国安全大会金牌奖的得主,以表彰他对捷克的工人安全与赔偿方面的特别贡献。据说,因为他的安全帽,捷克的钢厂中每年因事故死亡的人首次降到了千分之二十五以下。

我是在彼得·德鲁克的书中,读到这一段的。对历史中发生的一切,他似乎都信手拈来,而且从不标注解。

没人能反驳他那庞杂的知识。况且,他会说,他家在维也纳的邻居贵柏博士(iper)正是奥地利阶的工人赔偿与工厂安全主管,这位博士的偶像人物则是卡夫卡。卡夫卡在维也纳郊区养病时,他每天骑脚踏车去探望。而当卡夫卡去世后,他比任何人都吃惊,他的偶像竟还是个作家。历史证明,他不仅是个作家,而且是20世纪伟大的作家,他比任何人都更准确地捕捉到了现代生活的荒诞、焦灼与不安全感。

在这本700页的《卡夫卡传》中,我没有找到这个安全帽的细节,却发现了几处他与技术时代的关系。他是个技术的恐惧者,深觉机是个阴森可怕的装置,在给他当时的女朋友的信中,他意外于她竟然可以如此熟悉:“既然你能在机前笑得开心,想必你一定多么会打。我可是只要一想到机就会笑不出的。”可是,他又期待信息与情感的即刻传递,当然,他是以他迷恋的文字形态表达的,在一次梦中,他见到了一种机器,“这台机器设计精妙,人们只需一按电钮,纸带上立刻就出现来自柏林的回信”。可惜,传真机还要过一段时间出现。他还是个录音机支持者,曾建议在城市的热闹场所安装投币口述录音机,这样打字员会即刻整理出你的口述。

他生活在、电报推动的信息革命中,地域距离前所未有的缩减。但对他来说,“人与人之间的那种似幽灵的东西”却永远不可能被消除。这也是现代生活永恒的悖论,这个保险业的明日之星,处于永恒的不安全感中……倘若在这个时代,他会怎么看待iPhone,会怎么分享他的朋友圈,或者会在“陌陌”的隐秘世界中,找到巨大的自由吗?

12月29日 星期一 晴,无风

我从噩梦中醒来,脖子酸痛、心跳唐突。梦的内容几乎消失,依稀记得它发生在二战时,我看到自己一个女性朋友(很有可能是个犹太人)正被凌辱,自己则被一群纳粹士兵拉在一旁,除去呼喊,什么也做不了。

梦的原因不详,可能与我近的阅读有关,当然它也来自内心深处的不安。过去一年,类似的梦还发生过两次。一次发生在去年冬天的台北,在梦中,我与一条巨蟒搏斗。我试图抓住它的咽喉,却被紧紧缠住,然后被惊醒。我猜这与我刚刚和那位汉学家的见面有关,他曾有个关于“吊灯上的巨蟒”的绝妙比喻。几天后,同样的巨蟒出现在香港的梦中,我在港大的柏立基学院的床上被惊醒。

这样的梦还会不断发生。

1月7日 星期三

“Leadership is the ability to hide your panic from others.”一帆给我发来这样一句话,据说它出自老子,但我实在想不起原文是是什么。文字旁是Richard Brandson的照片,他从老子获得领导智慧吗?

仿真树公司
宠物套装
二手叉车个人转让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