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重点大学难道要办成体育强校

2018-11-30 20:49:22

重点大学难道要办成体育强校?

一个人体质不好,与他的脑子好不好是没有必然联系的,但是有些情况却可以使两者产生联系。“体育成绩将成高考录取依据,手无缚鸡之力的学生将不受重点大学青睐”(《京华时报》12月26日),是教育部体卫艺司司长杨贵仁在发布会上所作的表述。这个讲话精神意味着,新的考试制度可以让一个体质不好的学生被大学拒之门外,从而变成一个脑子不好使的人。

我们千万别误会了教育官员的一番良苦用心。时下,我们的学生群体的确出现了体能下降的局面,“大胖墩”与“豆芽菜”两种体形的大量出现,使任何一个有的官员都不能无动于衷。学生缺少体育锻炼无疑是体质下降的原因之一,学生不锻炼事关整个国家的精神面貌与国民素质,非同小可。如果,以制度的形式来强制学生提高身体素质,学生、老师及家长自然不敢怠慢。这条提升学生体质的方法,显然颇令教育官员得意。然在我看来,却更像是一种病急乱投医的表现,此举很容易使本来就不够公平的高考制度又增添新的不公平因素。

首先应当提醒教育官员,不能只看到“大胖墩”的体质形成。在很大程度上,这种体质是物质条件丰富下的养尊处优所带来的。但是对于“豆芽菜”体质的形成,我们是否有足够的重视?在很大程度上,这部分学生体质弱的原因,是家庭条件差,吃了上顿愁下顿。他们之所以勤奋苦读,就是为了日后考上大学,争取不再做“豆芽菜”。但是如果体育成绩丢分使他们名落孙山,那么,他们过上体质好的生活机会可能因此被剥夺了。

我们还希望教育官员再巩固一下自身的生理学常识。我们知道,体质弱不会导致人的脑子受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同样可以拥有缚住宇宙变化规律的智慧之力。英国物理学家霍金就是一个典型的手无缚鸡之力者,他在大学时代即患有运动神经元疾病,终不得不坐在轮椅上完成牛津大学与剑桥大学的学业。但是,霍金个人所创造的科学力量足以使全人类受惠。和霍金一样,中国的科学家陈景润也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相信,就在我们身边,体质差以及身体残疾,但智慧超群者一定不在少数。我们的重点大学,是否愿意将那些体育成绩不好的天才变成庸才?

生理学同样不会认为体育与体质是等同关系。体育好并不意味着体质好。近年来频频在运动场上晕倒或猝死的体育明星,其体质肯定好不到那儿去。也就是说,并不是所有体质弱的人通过锻炼,体质就会变好。如果你强制一个有生理疾病,或营养不良的学生,在紧张的学习之余加强锻炼,很有可能发生意外。

大学不是培养体育明星的机构(体育院校除外),它首先要以提高整个国民的思想文化素质,为国家培养多方面人才为己任。遗憾的是,大学本身的人文素质不行了,却总是以强化体育素质来充门面。特别是重点大学,自身培养不了明星,于是便厚着脸皮拉那些已经成名的体育明星加入本校,连倡导“读书无用论”、仅小学文化程度的丁俊晖也不放过。可结果呢,那些体育明星进大学“深造”后,反而毫无建树了。

国民的体质固然重要,但应当反思的是,中国学生体质的下降,正是失败的高考制度造成的。不是老师与学生不重视体育锻炼,而是当前的应试教育,使老师与学生把时间大量地用在了书本上,不但腾不出时间强化体育锻炼,身体反而在繁重的学习中,每况愈下。遗憾的是,我们的教育官员与专家不是以改善制度为突破口,而是将制度当成解决问题的万能钥匙。“教育部酝酿高考改革新方案,考虑变一次考试为多次考试”(《北京晨报》12月25日)就被众口一辞地指责为馊主意。假设这个馊主意被采纳,可以肯定,学生们的体质还将进一步下降。

学生体质下降,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我国体育的普及率相当低。在运动会上,中国是一个金牌大国,但在国内,却是一个体育小国。不像欧美等国家,体育运动真正设在家门口。而中国人,即使想打个乒乓球,也得乘车花上很长时间才能到体育馆劣质的水泥台上打上一场,如果想用好的球台,还得交上不菲的租金。

综上所述,学生体质下降原本就是体制出了问题,国家应当从改善制度、创造体育锻炼的良好氛围与条件方面下药。但现在,教育官员却要给学生吃药,可以想见,那只会导致制度与学生的病情继续加重。

来源:信息时报

广州钢结构搭建
液压登车桥
喷码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